花蓮賞鯨好文精選—廖鴻基老師〈媽祖生〉

16142673_1249520095139240_2733561036906559315_n

選自《來自深海》

作者:廖鴻基

農歷三月廿三媽祖生,漁民傳說——這一天,海翁海豬仔都會起來拜媽祖。

傳說歸傳說,船長並不打算今天出海。媽祖被台灣討海人尊奉如海神,祂庇護漁民航行平安、掌理漁獲時序順遂。這一天,漁港媽祖廟香火鼎盛,漁民將絡繹前來護駕遊港,為泊在港渠裏的漁船祈福。

九點多船長才決定出海。船隻開到港嘴,船長囑咐撒了些紙錢。梅雨季節,海上薄霧濛濛,南風絲微,海面皺出疙瘩細波。

轉出洄瀾灣五分鐘不到,左舷前發現了那群飛旋海豚——是一群老朋友——仿如駐守在花蓮港嘴的一排偵侯哨兵,牠們經常被看到在港嘴海域巡游,族群量大約三十~四十,兩三隻一列拖成一串。牠們是一群冷漠的老朋水,船隻很難靠近到五十公尺範圍內。這方海域船隻出入頻繁,高度警戒是牠們的維生本能。

003_4 (31)

這次相遇,看到牠們群體中多了兩三隻小朋友。小海豚匆匆緊隨著牠的媽媽,感覺那密切不可分割的關係中汩汩散逸著溫馨親情。海豚的懷孕期至少十個月以上,通常單胎,繁殖力很低,牠們又是海洋生態系中的高階消費者,受環境變化影響很大。這幾年沿海漁獲劇減,港嘴海面又常常浮泛著大片油膜及漂流垃圾,這群飛旋海豚的前途令人憂心。

水色青混,水溫二十五度C,比外海靛藍黑潮低了三度左右。

船隻繼續往東北向斜出,道別小海豚一刻鐘不到,船前海面掃出直徑超過三公尺的兩坨圓轉浪花,黑色背鰭湧出。是兩隻正在獵食的偽虎鯨。

放慢船速,我們不急著泊近,經驗告訴我們,偽虎鯨群通常二、三十隻一起。此刻,牠們正在獵食,族群排列的應該是「吃飯隊形」——個體間保持距離用以擴大偵獵範圍——我們判斷其牠偽虎鯨隨後將出現在四周海域。

海洋詭譎多變,她的真實面貌我們可能永遠無法透徹,出海像是登步階梯,一級一個新視野,她總是慢慢釋放,海上的每一秒鐘她都在累算計時。與偽虎鯨多次接觸,我有預感,這一次又將看到她釋放的新戲碼。

一隻鬼頭刀倉皇衝向船頭,像是散失了魂魄,牠身體側傾,尾鰭劃點海面窣窣水紋,像是一片即將栽落的風箏。這不是平日見到桀驁硬挺的鬼頭刀,船長喊說:「看吶,驚到全身軀青筍筍!」

那是逃到無處可逃的驚悸與顫抖,這哪是平日兇殘獵殺飛魚,如虎、如鬼的海中一把快刀……抖咧、抖咧,這尾鬼頭刀旁靠住舷牆往船尾掙扎游去……

「哇——噢——」船上每個人禁不住一聲嘆喊,轉瞬間幾乎追不上舷外水面下飛快的那片紅雲——偽虎鯨背鰭點漾水面…嚓、嚓、嚓…箭一樣的速度,仿如一顆魚雷暴射刷過船側,我們一聲嘆喊尾音尚未落底,船尾已摔出滂沱白浪,鬼頭刀著彈爆炸恐怕早已粉身碎骨。

一隻飛魚受驚飛起——

003_8 (5)

 

「好欸,替飛魚報仇。」

我們站在高高塔台上如「站高山看馬相踢」,看呆了船邊這追殺的一幕,不再單純只是一個旁觀者,啊!真是小鬼遇上了大鬼,那勁道,那速度,簡直俐落乾淨如快刀斬下。我們楞在那裏,心思溶在水裏還在追逐那暴起暴落的片刻。

船隻四周海域水花盤漩紛起,牠們至少三十隻以上,二~五隻組成一支攻堅小組,小組間隔約五十~二○○公尺,這是一支高效率的黑衫殺手。

牠們一點不在乎船隻旁觀,船舷邊牠們照樣兇殘獵殺。好幾隻鬼頭刀慌亂地撞上舷牆。

衛星定位儀上顯示洋流向南,流速一.七浬,偽虎鯨群逆流掃蕩。

偽虎鯨群「剿鬼」外圍,似無戰事的東側,一群灰色海豚水面飛撲,躁急的神態似在逃命。體型不小,看清楚了是瓶鼻海豚。

16114892_1249520085139241_8978283954767976040_n

 

瓶鼻海豚少說五、六百公斤重,性格粗野快捷,照說不必懼怕偽虎鯨群。我不禁懷疑,鯨與豚名稱上的一字差別,是否已判定了牠們海中的生態地位?

很多人好奇鯨與豚到底如何分別?學術資料將牠們攏稱為鯨類,之下區分鬚鯨亞目及齒鯨亞目,齒鯨亞目下又分為許多科,許多超科。有些體型不大的被稱作鯨;有些體型不小的硬是被叫做海豚。牠們攏是齒鯨,也攏屬於海豚科。很難啊,說也說不明白,這些「科」、「目」的分屬在學術果仍有許多無法釐清的爭論。

漁民的說法比較直接——體型大過漁船的(一船漁船長約十公尺)叫「海翁」,其牠一律叫「海豬仔」。龐大又長牙齒的只叫做「海翁」;長「牙刷嘴」(鬚板)的叫「正海翁」。

媽祖生,海面上真的很熱鬧,一群還沒看完接著又來一群,純然是巧合嗎?漁民經驗也許沒有學理根據,但二、三十年的海上歲月累積,可能他們已歸納出什麼道理來。

中午時分,終於有點空檔,我坐在船頭上想,研究調查牠們到底為了什麼?為了滿足好奇?為了贏得學術聲譽?為了保育理想?那又為什麼海豚肉在台灣到處都問得到、吃得到;難道研究單位不知道每年台灣流刺網誤殺海豚每年至少五○○○~一○○○○頭;難道不知道岸上未經處理的放流水是鯨豚保育的嚴重問題,我覺得若是要打著「鯨豚保育」的旗幟,這些問題應該坦白勇敢的告訴大家。

午後,又見一群花紋海豚,行為多樣的花紋海豚似是和我們有了默契承諾——每次見面就來個新花樣。牠們每一隻都側翻,背鰭斜躺在水面上,每次都維持一分鐘左右沒有動作。牠們在幹嘛?

南風輕微,午後陽光在雲縫間乍現,南風南流,牠們似在午休。

身體翻正,背鰭挺出,幾聲牛喘呼氣後,牠們又安靜的側翻斜躺。牠們緩慢重複著同樣動作,感覺很安靜,安靜得像是可以聽見遙遠岸上傳來的蟬聲。

我想到漁民傳說那句話——媽祖生,牠們都會起來拜媽祖。難道這是牠們行禮致敬的一種儀式。

回航途中,又來一群大約兩百隻群數的飛旋海豚。跳躍、飛旋、翻轉……隱約聽見鑼鼓聲……牠們似一群狂熱的遊行隊伍。

回到港裏,碰巧媽祖巡境遊港隊伍遊行到碼頭上,船上位置看去,遊行隊伍似乎浮在頭頂高度。護駕遊行漁民全穿著黃衣黃褲,腰繫紅布帶,媽祖神轎當中晃盪。我恍然看見一群黃色海豚圍繞媽祖神轎。遠遠傳來鑼鼓聲、鞭砲聲。
16142673_1249520095139240_2733561036906559315_n

634698257278293750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